雨润逃生未遂*ST中商都逐渐卖财产还钱

第一财经 阅读:82436 2021-01-30 18:00:25

2019年1月22日,雨润集团创办人祝义财告一段落悠长的监视居住重归企业,但在2年后,雨润集团仍然无法逃离破产重整的运势。此前,有信息称,雨润集团重组现有进度,北京市普拓项目投资股权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普拓项目投资”)已明确提出重组方案,但在业界来看,普拓项目投资可否以苦为乐仍待观查。

雨润逃生未遂

2020年10月底,雨润集团集团旗下的俩家上市企业*ST中商集团(600280.SH)和雨润食品(01068.HK)各自发布消息,称雨润控投遭遇流通性难题,为了更好地妥善处理负债、维护债务人权益,已向南京中院申请办理重组,而这也被觉得是祝义财重归后,雨润逃生不成功。

在2011年以前,雨润集团一度做到顶峰,从雨润食品的销售业绩即可见一斑,WIND数据信息表明,2011年雨润食品的营业总收入为323.六亿港币,但自此雨润食品的销售业绩即一路下降,到2018年,雨润食品的营业总收入仅有127.五亿港币,而纯利润从2015年逐渐就一直亏本。

“大家一般通过代理商和雨润协作,可是雨润的销量在总体销售市场中占有率并不大,由于其竞争者双汇十分强悍,所以说雨润的销售业绩主要表现并不是太优良。”一位超市连锁店管理者向第一财经新闻记者表露。

依据雨润官方网站表明:“食品类是雨润的优势产业之一,‘食品产业是社会道德工业生产’它是雨润投资控股公司执行总裁现任主席祝义财老先生在自主创业之初就明确提出的关键经营管理理念。”殊不知,2015年,祝义财被检察系统监视居住,造成雨润的股权融资自然环境进一步恶变,2016年3月,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2015年度第一期短融资券毁约,也解开了雨润的资产困境的帷幕。

2019年初,祝义财宣布重归后,外部曾觉得创办人的重归,有希望变成雨润的精神支柱,而祝义财重归后,也促进了一系列调节,包含对企业高管的调节,雨润股东会现任主席、CEO、监事会主席以内的多名“老臣”撤出,祝义财之女祝媛则被推上去前台接待;并在企业内促进反腐倡廉等对策。

从雨润食品的销售业绩上看,2019年雨润食品的收益为153.两亿港币,同比增加了2成,纯利润亏本39.4亿港币,较环比减亏17.2%,这也是近5年来的较大 增长幅度。但到2019年年度报告,雨润食品早已资金链断裂;有报导称,雨润集团的总体负债经营规模逾700亿人民币。

依据天眼查信息表明,雨润投资控股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的法院公告有62个、诉讼215个、限制消费令八个、失信黑名单信息内容五个、司法部门帮助188个、立案侦查信息内容63个……这种全是雨润的风险性信息内容。

迫不得已,*ST中商都逐渐卖财产还钱,2021年1月6日,ST中商集团发布消息称,其控股子公司将向江苏宿迁一家国企售卖百货大厦的铺面和一部分楼房,用于清偿债务,额度约3.05亿人民币。

在巨大的负债构造柱,祝义财勤奋的具体功效并不算太大。

由谁来接盘侠

在2017年底上一轮资产困境时,雨润集团曾被传将被苏民投接任,但无法完成。

现阶段雨润集团早已进到破产重整,在2020年10月底发布消息以后,一直沒有发布新的进度。

有信息称,普拓项目投资前不久宣布递交了做为雨润集团重组投资者的申请报告,并明确提出了“商业资本 金融资本”的重组方案,并指普拓项目投资与雨润集团早在2016年就会有往来。

对于此事,第一财经新闻记者1月29日晚拨通多名雨润高管人员,但手机上大部分无法接通或被按掉。

在先前雨润资产困境中,普拓项目投资仍未被公布谈及。

依据官方网站內容表明,普拓于2008年创立,集团旗下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是第一批依照我国有关要求办理备案的以股权投资股权投资基金业务流程为主导的专业投资监督机构,为公司出示投资融资适用,出示改革资产重组、企业兼并回收及发售筹备等投行服务项目。自创立至今,普拓致力于国企混合制改革的发展战略方位,普拓带头核心了中航工业、中国华电等大中型中央企业隶属公司的混和改革和大中型企业的项目投资协作,项目投资持/控股公司总资产达千余亿人民币。

但在项目投资往日销售业绩中,普拓企业顺利完成和实行中的中央企业和地区大中型国企改革项目投资包含:依据向我国华电集团集团旗下分公司的融资计划,首期款顺利完成对华电新疆省发电量有限责任公司30亿人民币rmb的资金分配;顺利完成中航国际20亿元rmb股权投资国家社科基金及二期增资扩股;顺利完成与中航国际协作的15亿人民币rmb高铁座椅拔尖公司并购新项目等。但仍未谈及普拓项目投资是不是有运行几百亿经营规模破产重整的疑罪从无。

香颂资产监事会主席沈萌告知第一财经新闻记者,从目前的公布信息内容看,普拓表露了“产业链 金融业”的重组方案方位,但仍未表露大量关键点;另一方面,现阶段相关法律法规单位一直在规定中央企业撤出非主业项目投资,倘若要引进中央企业参加一家肉类食品公司破产重整,则必须进一步思索身后的商业逻辑。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