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藏地电影让人眼前一亮

南方都市报 阅读:32654 2020-11-21 10:10:54

原标题:这部藏地电影让人眼前一亮

《气球》的上映,让万玛才旦离观众更近了。

←万玛才旦来广州与观众交流。 南都记者 刘宝洋 摄

11月20日,万玛才旦执导的新作《气球》在内地上映。截至18:30,影片豆瓣评分7.9分,猫眼预测总票房415.9万。没有大咖云集,没有火爆场面,在好莱坞大片纷纷撤档、国产大片霸屏的11月院线,《气球》这部小众文艺片,表现让人眼前一亮。

11月15日,广州作为十城路演的第二站,迎来了导演万玛才旦。在花城汇UA影院,几百影迷挤在一个大厅里,显得有些拥堵。“影厅还是太小了,应该再大一些”,现场出席的嘉宾说。据悉,之前的路演几乎场场爆满,制片人王磊直呼太刺激了,路演途中还发生由于观众反响过于热烈,临时加映的情况。

采写:南都记者 郝瀛 刘卫华 实习生 叶梓 黄昕瑜

导演首部真正全国院线作品

万玛才旦,集电影导演、编剧、作家、文学翻译者的身份于一身。从1991年开始发表和出版小说,多部藏、汉文小说集,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2002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剧本奖、金鸡奖最佳影片奖等数十项国内外电影大奖。

此前,《气球》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得最佳影片提名,被影评人、电影史学家让-米歇尔·付东评价为“威尼斯电影节最美的电影”。许多影评人认为,这是万玛才旦截至目前最好的一部作品。

《气球》由《塔洛》《撞死了一只羊》原班人马制作,展示了一个藏族家庭的生活困惑:20世纪90年代,达杰(金巴饰)一家因一只普通的避孕套卷入了一系列尴尬而又难以抉择的事件当中。妻子卓嘎(索朗旺姆饰)意外怀孕想要打掉孩子,但信仰虔诚、思想传统的达杰坚信孩子是去世的父亲灵魂轮回转世,面对现实的各种问题和压力,他们原本宁静的日常生活被彻底打破,夫妻俩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气球》的故事,是一个由白色避孕套、红色气球引发的黑色幽默,还有诸多如计划生育、种羊、知识分子等一系列有话题性和时代性的元素。《气球》既是万玛才旦离大众最近的作品,也是导演个人风格的继续强化与突破。为此,不少影评大V都在社交平台大力推荐,这也是影片受到追捧的原因。

同时,《气球》也是万玛才旦导演近年作品中首部真正意义上全国院线放映的作品。据悉,影片从11月13日开启全国路演,覆盖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武汉、杭州、西安、兰州、太原、厦门全国10大城市,超前预售在猫眼、淘票票平台上同步开启,让影迷有更多机会与导演近距离接触。

开启诸多开放式话题

没有大咖,甚至没有深刻的社会性话题,《气球》影片看起来没有院线电影的商业体质。然而从影片面世开始,就引起业界讨论。或者说,从制作影片的时候,话题已经开始了。

谢飞、陈丹青、祖峰、蒲巴甲、乌尔善、程青松、蔡公明等都在不同的时间、场次发表观点,和导演探讨。影片陈述的话题虽然切口小,但并不缺乏深刻,比如女性意识觉醒、藏族身份认同、民族性等等。有趣之处在于,每一个话题都没有被盖棺定论,这也是万玛才旦的高妙之处。比如女性意识觉醒的议题,万玛在观众的提问中便否认了这一目的。又比如“藏地”的文学意向,一直以来在文学和艺术上都被赋予“隐秘”“神秘”的路数。而万玛直陈这是一种误解,一种来自于想象中的对于藏人的神话式美化。

“当某一天发现现实中的藏人和你一样具有七情六欲,一样现实地活着的时候,你心里就不愿意了、失落了,说他们不该是这样的呀,他们怎么就变成这样的了。其实他们一直就是那样真实地活着的,只是你不了解罢了。”

万玛的叙事虽然克制、平实,但在跳出电影之后,你可以在他的镜头里看到更多的哲学思考。

专访导演

万玛才旦:拍电影不为迎合潮流

南方都市报:怎么会想要写一个女性意识觉醒方面有关的小说,又把它影视化呢?

万玛才旦:女性的话题是一个大家比较热衷讨论的,但我写小说喜欢感性点。《气球》这部电影的缘起,是很多年前我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某一天,经过中关村时看到气球在风中飘,当时觉得它有特别的小说意象,这个意象在我心中很快和藏地产生了契合点。有了意象之后,人物和整体的故事框架就清晰了,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不是刻意去迎合某个潮流。

南都:之后的创作还会集中于藏地吗?

万玛才旦:藏地只是一个部分,我们目前涉及到的电影题材,它的故事背景会设置在藏地乡村,我也希望拓展这个区域,比如说藏人在城市里面的生活。我也会尝试这些领域之外的题材,甚至包括汉族的一些题材,我也会试着去尝试。

南都:你和吕松岩老师合作有什么期待吗?希望你的电影呈现出一种怎样的视觉风格?

万玛才旦:就跟题材的选择一样,我不会刻意去保持一种风格,比如说《撞死了一只羊》,这部电影风格很不一样,对我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才是最主要的。视觉风格是跟人物的处境和整个故事的设置有关系的,每个故事可能会用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但肯定有一个最适合它的一个方法。

南都:在你的很多作品中,我们都看到有金巴还有索朗旺姆的身影和演出,导演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偏爱呢?

万玛才旦:我选演员的标准就是看他们合不合适,他们的性格,包括对这个角色的把握能力、塑造能力。我觉得这个角色是适合他们的,所以就用了他们。索朗旺姆也是,我在选她的时候对她也有一个深入的了解,一方面她是一个专业演员,是一个母亲,对这样一个角色是有深入了解的。另一方面就是她本身也特别刻苦,因为这个故事就是讲安多藏区的,跟索朗旺姆所在的拉萨方言有很大的差别,她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大概半年前就找了一个安多藏区的老师,每天都练台词。

代表作回顾

《静静的嘛呢石》(2006年)

主演:确赛、洛桑丹派

《静静的嘛呢石》是万玛才旦编导的个人第一部短片,它以纪实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处于偏远寺庙的小喇嘛回家过年的故事。万玛才旦以藏族人的身份向世界真实讲述家乡的故事,通过小故事表现西藏平静表面下悄然发生的一些不平常的变化,表现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相互渗透。这部电影,更多地通往藏地的过去,停留在八九十年代,展现那时候藏地淳朴的人们,以及他们之间淳朴的感情。这部电影也让万玛才旦斩获了不少电影界的奖项。

《寻找智美更登》(2009年)

主演:曼拉杰甫、宗智、李毛措

智美更登是藏传佛教中释迦牟尼的化身,其故事源于印度。《寻找智美更登》是一幅写意山水的白描图,整部影片以不动声色的笔触,随意却生动地勾勒出藏区人民当代生活的现实图景,刻画出藏区人民淳朴如拉布康吉高山厚土的人情暖意。影片充满后现代意味,不论是叙事方式还是镜头处理,都向简化靠拢,正如导演万玛才旦用四个字对于影片风格作出的阐述——“少即是多”,用看似冗长沉闷的长镜头与固定镜头拼凑出了整部电影的全部。

《老狗》(2011年)

主演:洛杰、卓玛加、旦正措

《老狗》是万玛才旦导演的第三部藏语影片,讲述了一只年老的藏獒、老人、老人的儿子与卖狗人一起的故事,简单的一只狗带来的既是老人的苦恼,也是对藏族文化传承的迫切叩问。影片一经播出就获得多项大奖,获得大众广泛好评。影片通过捕捉空旷地带的静谧及其氛围来表达角色的思想心理,忠实于文学到电影的转变,它给予观众难得的机会去体会那种环境下那些人们的生活和经历。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对当下藏区藏民生活的真实书写,更在于影片中对探寻民族文化的现代化进程的思考。

《塔洛》(2016年)

主演:西德尼玛、杨秀措、扎西、金巴

影片是由万玛才旦创作的一个同名短篇小说改编而成,影片讲述了记忆超群的牧羊人塔洛因办理身份证而来到城市并遇见心爱的姑娘,但残酷的现实将他单纯的理想一一打破的故事。影片叙事不拘泥于展示藏地固有的文化语境,而转向于讨论人在更宏大的境遇改变时所产生的身份认同焦虑,通过牧羊人与城市折射出一个完全对立的世界。作家出身的万玛才旦对少数民族向世界的呈现有着更为深远和透彻的思虑,一直向内求索,脱胎于文本,用镜头观测、表现着藏地的种种变化。

《撞死了一只羊》(2019年)

主演:金巴、更登彭措

影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及万玛才旦本人创作的同名小说《撞死了一只羊》,是一个关于“轮回”与“放下”的寓言故事。“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你也许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如果找到了这句藏族谚语,你就找到了进入这部电影的一道密码。万玛才旦通过这部影片更加真实地反映了中国西藏的民族文化及居民生存状态,用艺术作品展现中国共通的人性表达,让世界了解到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中不同民族的生活状态与文化传统。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