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至心 | 黄杰:基于“三生融合”理论的扬州大运河非遗保护传承调研

象山非遗 阅读:91612 2020-11-20 20:16:53

原标题:大匠至心 | 黄杰:基于“三生融合”理论的扬州大运河非遗保护传承调研

编者按:今年九月,“大匠至心”非遗传承发展杭州沙龙成功举办。历届“大匠至心”杭州沙龙议题均聚焦非遗保护热点,为非遗保护提供科学方略。今年的主题围绕“共筑·人类共同体,共促·社会可持续发展,共享·健康品质好生活”,多维度,多视角展开探讨交流。在做好防疫前提之下,本届沙龙依托互联网技术,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研讨交流跨越国界。来自海内外专家学者相聚在无限空间中,碰撞思想的火花,让实践验证理论,让案例佐证实践,共同推进非遗的赓续传承。基于此,将陆续推出本届沙龙的系列观点论述。

本期嘉宾:黄杰

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2018年我带着一个学生团队做扬州大运河的非遗保护传承方面的调查。大家知道,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扬州具有比较独特的地位,因为它是大运河的原点城市,大运河的第一锹是从扬州开挖的,那是公元前486年,也就是说扬州城与大运河是同生共长了2500多年。在整个运河沿线35座城市里面,它是唯一一座这样的城市,拥有这样的历史和地位。这使得扬州无论是物质文化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都是非常丰富的。2014年6月22号,大运河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扬州是所有城市里面遗产点最多的城市之一,有数百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既包括人类非遗项目,也有国家级、省级和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当丰富。

这些年来,扬州大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现状究竟怎样?有哪些可供借鉴的经验教训?我们调研组走进了扬州486非遗集聚区,那里是扬州非遗文化相对集中的地方。我们还去了木偶研究所以及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雕版印刷是人类非遗,另外,扬州玉雕技艺属于全国闻名的国家级非遗,还有著名的“扬州三把刀”(江苏省级民俗类非遗项目),是以厨刀、修脚刀和剃头刀为代表的扬州饮食、沐浴和美发三个行业的总称,广义指称扬州饮食文化、美发文化、沐浴文化及其技艺、民俗等相关文化形态的总和,也是我们重点调研的项目。总之,扬州非遗文化资源非常丰富,到目前为止,扬州拥有人类非遗3项,占到扬州非遗总量的1%,国家级非遗19项,占7%,省级非遗61项,占到21%,其余是市级非遗。从全国和全省范围看,扬州的人类非遗占到全国10%,国家级19项名列江苏第二。大家从上述数字可以看到,扬州如此丰富的非遗,与它两千多年的大运河历史文化积淀密切相关。

当然,在调研过程当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非遗保护传承对于扬州仍然是一个任重道远的事情。我们知道:非遗保护传承的影响因素有许多,非遗项目层次、社会公众的关注度都是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非遗层次高低与社会公众关注度并没有必然联系。这是根据我们的一个问卷调查表,包括本地居民,还有外地游客数据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比如说雕版印刷是人类非遗,但是无论是本地居民还是外地的游客,对于这项人类非遗与其它老百姓身边的非遗相比,其社会大众的知晓度并不高。我们选取了“扬州三把刀”中的修脚刀相关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中医诊疗法(扬州传统修脚术)与雕板印刷进行比较,调查的结果显示扬州传统修脚术的知晓度要远远高于雕版印刷。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修脚术跟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而雕版印刷相对来讲,公众对它的了解,更多是跟我们书本灌输的知识“四大发明”有一定关系,但一般外地人又很少会把它与扬州建立联系。而进一步的研究发现, 非遗保护的政府重视程度与投入,往往与非遗的名录层级高度关联,但非遗保护传承的效果与它社会知晓度特别是与生活的密切性高度相关,这也是三把刀保护传承效果高于与生活脱离比较远的雕版印刷的真正原因。

因此,我们根据调查结果,再根据目前在非遗理论方面相对比较新的理论“三生融合”的理论,对扬州非遗保护传承情况进行了初步分析研究。这个“三生融合”理论,实际上就是指生产性保护、生活性保护和生态性保护三者协调融合。在过去,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原来讲得比较多比如像整体性保护、抢救性保护等等这些概念,也有相对比较独立的,比如说我们看到生态性保护或者生产性保护。最近这些年把生产、生态和生活三者进行融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理论界大家相对比较认同的一个理论观点。

所谓生产性的保护,通俗讲是一种产业化的保护方式,也就是说在传承原来手工工艺基础上,适当使用一些现代的生产技术和工艺,以及一些现代营销方式等进行的一种保护,也就是说通过生产规模的扩张来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生命的延续。而生活性保护有两层含义:一个是与人们的生活进行渗透和融合,另外还有一层含义,就是所谓的非遗传承人的代际传承。第三个生态性保护,就是通过营造一种场景去恢复它原有的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态。比如有关茶叶制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问题,如果我们在一个茶园茶厂去做这个事情,它和自然的生态和生活场景结合在一起,能得到游客认同可能性很大,但是如果我们把它放到一个博物馆里头做这个事情,它就与原来的生态相脱节,生态性保护也就是说怎么样去恢复、修复或者与它原有的状态相契合,这个也是我们需要讨论的一个问题。

在扬州把“三生融合”做得比较好的案例是扬州传统修脚术(中医诊疗法),它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陆琴女士是扬州传统修脚术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她开设了陆琴脚艺全国连锁店,创办了自己的学校。通过这个学校,解决传承人培养的问题。她的全国连锁店,继承和创新了行业生态。原来扬州的修脚传统是在澡堂子里面,但是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传统澡堂子不再是唯一一块阵地。她通过开设陆琴脚艺的全国连锁店,环境提档升级,再把扬州的一些文化融入到这个这一休闲场景中去,此举得到了许多追求品位生活人士的认同。由于修脚足疗是跟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其生存与发展完全取决于传承人的技艺与服务水平。生产性保护部分,扬州修脚行业制定了服务标准,修脚刀工具也有自己的标准和品牌,所以说在生产性保护、生活性保护和生态性保护结合方面,扬州传统修脚术堪称典型。

一个相反的案例就是雕版印刷。雕版印刷走的是一个主要依赖政府保护的路线,主要放在博物馆里面保管、保存和展示,当然也承担一些古籍刻印业务,但其保护传承方面应该说与现代生产、生活脱离得比较大,生态性保护主要是建了个博物馆,总之,雕版印刷的保护传承的“三生融合”机制没有一个成熟的架构,其保护力度较大,但发展后劲明显不足。

对于今后非遗保护传承“三生融合”的发展,我们认为, 第一是生产性保护要与科技创新结合,要与文化产业相衔接,生产方式的多样化,既要有传统的技艺,同时也要现代生产性的方式。第二是生活性的保护主要是社区的参与;第三是传承机制的多样性,还有与现代城市公共文化的服务相结合。生态性保护一个是环境的保护,这个环境是非遗的生存环境,还有文化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发展,以及文化生态的保护区,这个目前文旅部也在做这方面工作。

我们知道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原来是产生于农耕文明,或者说有的是游牧文明的时代产物。现在要对其进行所谓的保护、传承和利用,那么需要与当下对话。这个对话要把产生于农耕文明或者游牧文明的文化成果,要在当下的生存环境下得以延续。延续无非是两种路径, 一要恢复原来那种常态,原始生存的那种状态,使它能够得以生存,比如说现在农村当中的有关信仰部分的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对原始的那种生存状态保护得比较好的,这部分仍然有它的生存空间。但是随着工业化,随着工业文明的推进,随着乡村的衰落,它的生存空间就一步步在挤压,可能今后它的生存环境变得恶化。现在抢救性保护的问题,就是通过数字化或者其它的一些方式,先把它抢救保护下来。但是我们还需要去研究,就是对这种传统的民俗信仰的部分如何把它这个环境进行改造,让现代的人去认同或者说适应,或者说与原来的那种传统相适应。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谈到的回归传统,或者让今天的年轻人去接受原来的传统文化、传统习俗,但是让现代年轻人接受这个,它必须要有与现代的文化理念或者方式有一个有机的衔接对接问题。

还有一个就是说往前一步走,也就是说升级的问题。现在不存在生存问题的一些非遗项目,怎么样去扩大它的受众面,不仅是延续,而是在一个新的时代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生命力。这就是创新的问题。陆琴她办了陆琴脚艺学校,另外搞了服务标准化,这就是创新。另外,把非遗走进校园也是出路之一,扬州现在搞了很多古筝、古琴的教育,实现教育与产业的结合,现在古琴、古筝产业或者说古琴文化的传播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高度。所以怎么样把当时那种生存的状态和现在的文化需求,现在的文化环境有机结合,值得认真思考。我觉得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有不同的状态,以及有不同的保护传承利用的机制。

(根据发言整理,仅为嘉宾个人观点)

来源:浙江非遗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