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冠感染率居高不下,“抗疫队长”福奇做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药方”

红星新闻 阅读:68512 2020-10-17 14:24:41

原标题:美新冠感染率居高不下,“抗疫队长”福奇做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药方”

美国当地时间16日上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政策论坛“炉边谈话”第一场活动正式启动。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作为主讲嘉宾,与大家一同探讨新冠大流行相关的问题,以及他在公共卫生政策领域40余年的经验。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政策论坛“炉边谈话”嘉宾福奇。视频截图

福奇指出,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疫情之后,2020年的新冠病毒是人类文明长达102年中前所未见的病毒。

在谈话中,福奇还提到,如今的美国疫情似乎陷入了“此消彼长”的恶性循环之中。对于美国仍高居不下的感染率,他认为,目前最需要的是整个国家齐心协力,用一致的方法来消灭高水平的社区传播。

“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做到我认为可以做到的那样好。”他在发言期间指出。

近日来,美国的日新增感染病例依然维持在5万例左右。鉴于当前的疫情趋势,未来6个月,美国将面临什么?

对此,福奇在发言一开始就坦言了自己的担忧,他说:“我对此十分担心,因为我们有一个基线。然而,自从疫情暴发初期开始,这个基线一直在波动,但却从来没有下降到我预期的水平。”

他指出,美国疫情暴发之初,感染高峰主要由东北地区推动。然而在“疫情震中”纽约的形势得以好转后,其他州又开始接连暴发。而在各州政府试图重启经济后,尤其是在一些南部州,全美单日新增感染病例数激增到了7万例。尽管目前的单日新增开始有所下降,但却卡在了4-5万例左右。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艾伦·麦肯锡博士(左)对话福奇。视频截图

“你不能带着如此高的社区感染基线进入更冷的秋冬季节。”福奇博士说道。因为在天气渐冷后,人们的活动开始集中于室内,感染的风险将增高。

“现在大力推行良好的公共卫生措施还为时不晚。我必须再次重申,这并不需要关闭这个国家,”福奇在谈话中强调。“每当我们谈到采取公共卫生措施时,人们总认为我们试图关闭整个国家。实际上,我们并不想那样做,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公共卫生措施应该成为打开经济大门的工具,而不是障碍。”

对于应对秋冬季节第二波疫情的措施,福奇提及了十分简单却至关重要的五点:统一佩戴口罩,尽可能保持较远的社交距离,避免去拥挤和聚集的场所,尽可能在户外活动或保持室内通风,以及勤洗手。

他还提醒美国民众,在即将到来的感恩节,必须在风险和欢庆中做出权衡和选择。

如何才能打破美国疫情“此消彼长”的恶性循环?如何将对公共卫生的反应性做法转向积极主动?

福奇表示,如今美国最需要的是一致的、统一的全国性抗疫方式。“我们所需要的是整个国家齐心协力,用一致的方法来消灭这种高水平的社区传播。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做到我认为可以做到的那样好。”他说道。

在他看来,美国政府现在要应对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新冠病毒已经在全球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但却很难让人们认识到,它到底有多严重,以及它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4月,特朗普宣布“重启美国”计划,对此福奇多次表示,“必须部署有效措施,而我们还没到那个时候”。图据法新社

福奇指出,联邦政府很难通过动员让人们意识到新冠病毒的潜在影响,因为它并不是以一种一贯、统一的方式去“折磨”每一个人。有不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却没有导致严重的后果。因此,如何能动员民众,或是向他们传递一个统一的信息,这真的是一个需要严阵以待、努力去解决的问题。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15日23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797.9万人,死亡217683人。福奇说,“你需要做的就是看看这些数字。”

然而,他也特别指出,肯定有人认为新冠病毒不会对自己造成困扰,因此,他们并不是那么迫切地去努力参与疫情防控,而这对于那些易感染群体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人们翘首期待的疫苗一旦上市并广泛接种,是否就能彻底回归疫情前的生活?还是这次疫情将永远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福奇认为,我们能多快、多彻底地回到过去的生活将取决于许多无法确定的因素。首先,疫苗的有效性,是60% 、70%还是90%?同样重要的还有疫苗的使用率,人们愿意接种疫苗吗?他们是否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使接种了疫苗,也可能需要在某种程度上继续实施公共卫生措施。

“根据我提到的前述因素,美国可能暂时达不到这个目标。在2021年的前几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里,我们可能无法在全美每个角落都看到无拘无束的影院,或是挤满了观众的体育比赛。”他表示。

▲4月,准备出席白宫每日疫情发布会的福奇。图据美联社

在谈话中,当被问及“对于有抱负的帮助决策者,该如何处理科学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时,福奇回应道:“我会让他们明白政治和政策之间是有区别的,这意味着科学和基于事实的证据,意味着必须依照数据和科学办事。”

福奇还建议道,应对一个不断变化的情况时要足够灵活,公共卫生专家们现在就正处于这样的情况之中。对于新冠病毒,我们仍然没能从公共卫生、临床或科学的角度充分了解所需了解的一切。所以当谈到政策制定的时候,这都是基于科学事实的政策。

在本次谈话中,福奇还谈到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使命。在近40年的职业生涯中,身处关键职位的他经历过许多具有挑战性的时刻。那么,是什么驱动了他从始至终致力于公共卫生事业?

福奇表示,公共健康卫生事业不仅仅关乎全美,更关乎全球。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名科学家,在成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负责人前,他多年来一直都致力于艾滋病病毒(HIV)临床研究。

▲1990年代的福奇,那时的他已接替前任成为NIAID负责人,但同时仍继续领导免疫调节实验室,并从未离开临床一线。图据《纽约客》

“当我成为NIAID负责人后,我接触到了与HIV交织在一起的全球健康的方方面面。在我看来,世界上仍然有那么多的问题,可以通过科学、科学应用和良好的公共卫生措施去解决。从此以后,我便全身心投入这份事业之中。”他说道。“它不仅让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让我们意识到可以做些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不是一系列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为之而努力。”

福奇说道:“这就是我喜欢的事情,这是一项我每天早上醒来就想要去面对的任务,尽管感觉前面有一些杂务,但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当然,公共健康卫生事业的风险是巨大的,因为你谈论的事情关乎人们的生命,但在我看来,如果这是你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李彬彬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