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阅读在上海②|美术馆书店:嘈杂时代,艺术的文字居所

澎湃新闻 阅读:37237 2020-10-15 08:33:37

原标题:艺术阅读在上海②|美术馆书店:嘈杂时代,艺术的文字居所

“在嘈杂时代,为艺术保留文字的居所。”

究竟是何种吸引力,让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选择把《桂花》中文版的首发式选在了美术馆书店?包括前些天上海的“诗歌来到美术馆”迎来了最年长的诗人——93岁高龄的灰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艺术阅读在上海”系列,以艺术板块为切口,观察上海不同形态书店的艺术阅读部分。本期聚焦的是“美术馆里的艺术书店”,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美术馆商店“电铺”与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阅读和商店区域。

2019年11月,公众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排队请诗人阿多尼斯签名

回溯美术馆商店的历史,或可追溯到1939年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内的一个小柜台。而如今,美术馆商店并不限于售卖展览衍生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展览与公众沟通直接和可见的方式,其中展览画册、学术出版,以及由展览延伸的书籍阅读,让美术馆商店既属于艺术书店的范畴,更从某种意义上拓宽了艺术书店的概念——依托展览做学术出版、在美术馆商店留下过往展览的记忆;同时,在自己开发文创的同时,也与不同品牌,以及设计师和艺术家合作推出联名产品,并结合展览设计美术馆商店。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衍生品商店“电铺”

展览出版物是对美术馆发展脉络的记录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是时下年轻艺术爱好者最爱逛的美术馆之一,虽其交通并不算便利,但凭借优质的展览和细节之处的用心,每次“客人的到来”都看到不同、感到惊喜。

众所周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由原南市发电厂改造而来,所以英文名Power Station of Art有艺术电厂之意,其衍生品商店以谐音梗被命名为“电铺”。

1楼“M/M上海制造”的“电铺”,今年9月底刚刚开张

目前,PSA展览展出 “M/M上海制造”、 “米修与木心”、 “海浪——历届上海双年展文献及作品展”三个展览,“电铺”配合展览,设在1楼入口处、2楼“上双回顾展”展览动线的最后和3楼米修与木心展厅外。其中,法国M/M (Paris)平面工作室带来的“M/M上海制造”展虽在7楼,但1楼以“M/M上海制造”为主题的“电铺”,迅速以其联动音乐、时尚、艺术的设计风格吸引着观者的目光,也把人引向7楼的展览空间。此外,“上双回顾展”的“电铺”,是去年“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展览的遗留“作品”,而“米修与木心”则只是展览衍生出的一个小小铺子。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楼“海浪——历届上海双年展文献及作品展”的“电铺”

显而易见的是,3家“电铺”虽然主打商品和视觉设计的侧重均不同,但相同的是,均由展览相关出版和文创两部分组成,且占比相似。但不可见的是,“电铺”的位置和设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2015年的“电铺”位于3楼,其设计来自同期展览的日本建筑师坂本一成;2016年,配合“建筑之名 非常建筑泛设计展”,“电铺”来到了一楼,其设计者是张永和;而目前1楼的“M/M上海制造”“电铺”也是配合9月底开幕的展览刚刚开张营业的。

2016年,配合“建筑之名”展,建筑师张永和设计的“电铺”(如今已经不存在)

不可见的还有,展览出版物通常比文创产品更受欢迎。据相关负责人介绍,PSA展览均有相关的画册和研究文献推出,而且展览图录经常会推出两个版本,一种是大开本的精装本,几乎可以作为展览的全记录,这个版本的定价相对较高,印数也有限,主要是针对机构、艺术家、研究者等专业人士研究、收藏;同时提供带有普及性意义、价格相对适中的小开本平装书,立足于让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在展览之后通过阅读了解更多展览理念。同时围绕展览主题,PSA的团队还会选择一些与展览艺术家相关的进口书,以展览的“在地性”直接带动相关书籍的销售。但万物均有两面性,与之相对的是,一旦展览落幕,想销售与展览相关艺术家的书就比较难,“电铺”给出的策略是,将PSA过去的展览积累作为联系的脉络。比如,PSA每年都会做几场建筑展,如果把每个建筑师的个案研究拓展到更大的建筑领域,书籍的销售就不至于过于黏着展览本身。

PSA的展览多会推出一大一小两本画册,供不同需求的人选择(图为禹步画册)

同样,在目前“海浪——历届上海双年展文献及作品展”的“电铺”中,历届双年展的出版物也齐齐亮相,让观众以当下的视角回顾当年的作品外,也再次回望当年的出版。在成体系的出版中,也看到“上双”的脚印。

“何不再问+蓝图”第11届上海双年展出版物

当然,作为展览出版物,“电铺”也面临着实体书店一样的价格困扰,出版社和网络平台一上架便以7折销售,何以吸引人在“电铺”以原价购买?

PSA的方案是配合书籍附赠限定版环保袋,而且环保袋与单独出售的展览常规环保袋的设计并不一样。这给了顾客不同选择的同时,顾客也意识到想拥有展览限定版环保袋就只能在“电铺”和书一起购买。

石上纯也画册+布袋(限量馆内销售)

即使是针对相对小众的“青年策展人计划”项目,PSA也每年做书,2014年首届“青策计划”出版了该展览项目的第一本书,一套三册,有正式书号,但因为展览本身的专业性和实验性,可想而知留下了不少库存,所以在2015年后的几届,因为资金的限制和推广的压力,“青策计划”一度每届推出一本没有书号的小册子,仅作小范围赠送和档案留存;时至2019年,在对装帧、内容、价格作调整后,“青策计划”再一次以正规出版物的形式面世,并与出版社共同制定了销售计划,在“电铺”售卖的是与该届青策主视觉相呼应的白色盒装限定版。而2019年“青策计划”特别举办的“青策充电站”教育项目也将正式梳理讲堂内容精华,推出中英双语的正式出版物。

“青策计划2019”出版物

对于入选“青策计划”的年轻策展人而言,出版也是对其展览的留存和研究的延续,而除了展览记录展览本身,“青策计划”一路走来也积累了一些研究,未来PSA还将出版一本以“为什么要策展”为研究主题的小套书,这不仅是“青策计划”的延伸,也将突出PSA的独特性。而展览出版物也是对美术馆发展脉络比较完整的一种记录。

美术馆是文化场域,书不是“打卡”的装饰

“展览展期是有限的,但出版物和美术馆商店是留存展览记忆的一种方式。”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甘智漪说,“除了美术馆商店,民生美术文献中心也是留存着更广义的美术馆记忆。比如,要溯源2012年之前的PSA,或许可以在民生美术文献中心(Minsheng Art Archives,下简称MAA)找到一些痕迹,在文献中心成立之初,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馆长龚彦就将“上海美术馆时期积累的全套出版物赠予MAA,而且还是在PSA自留的全套出版物也屈指可数的情况下,这也提示了美术馆出版物的重要性。

民生美术文献中心psa赠书区域

美术馆主打的出版物,主要是展览相关书籍和图录。就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而言,从红坊到世博法国馆的21世纪民生美术馆、再到如今的静安新业坊,每一场展览都有出版物发行,这也对展览学术团队更高的要求,对于出版物的严谨,也成为展览本身、美术馆乃至中国当代艺术的档案。2019年夏天,甘智漪曾造访了英国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档案中心,在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巨大的档案体系中,她看到有关中国当代艺术文献收藏就包括有上海双年展和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中国当代30年”的文献资料,她尤其被泰特不列颠每半年举办的档案展(陈列某一类的艺术档案供大众学习研究)触动。

英国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档案中心

英国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档案中心中有关上海艺术的收藏,其中有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中国当代30年”的文献资料

对于文献中心和美术馆商店,甘智漪也希望做的是内容,而不是把书作为背景,用书吸引公众来“打卡”。“我们的文献中心没有江景,我希望来文献中心看书的人都是纯粹的,带着对艺术书籍的爱好而来。如果对书的认知不是阅读,而是装饰,我觉得挺悲哀的,也违反做文献中心的初衷。”甘智漪说。

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展览出版物

如今民生美术文献中心(MAA)大约藏有8000册图书和其他杂志,其采购和募集均有鲜明的个性和方向性,尤其是一些艺术机构配合展览所做的画册不一定是出版物,在一般书店和网上不一定能找到,但可在文献中心看到。一些已经成为历史的美术馆的展览资料和一些停刊的艺术类期刊从第一期到最后一期也被完整收录在文献中心,虽然它们在物理结构上已经不存在了,但在MAA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它们的消失,也让人唏嘘网络时代人们获取资讯的方式发生的变化,这种变化也让包括书店在内的广义上的文字行业受到冲击。

民生美术文献中心收藏的艺术类专业书籍与国外画册.

或是为了在嘈杂的时代尽可能保留一些文字的居所,MAA营造了舒适、安静的读书环境,即使美术馆布展期间,MAA也照常开放,当周末看到父母带着孩子在文献中心泡上大半天的画面,美术馆的工作人员也会生出感动,一方面感动家长选择这样的艺术氛围;另一方面也看到了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肯定。

在民生美术文献中心阅读的一家三口

同时,MAA的建立,也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作为“上海市静安区图书馆艺术分馆”,MAA的检索系统直接与公共图书馆对接,实现了线上24小时全区域检索查询,并成为了政府服务的补充。

当然,作为美术馆里的文献中心也会配合展览和公教活动做出一些陈列上的变动,比如目前美术馆正在举行芬兰艺术家组合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的展览,文献中心就整理出了相关艺术家和芬兰文化的系列图书,以方便观众在观展之后做延伸阅读。同时,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公教项目“诗歌来到美术馆”中所涉及到的阿多尼斯、赵丽宏、翟永明等的诗集也可在MAA借阅。

目前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在举行芬兰艺术家组合的展览,文献中心整理出芬兰文化系列图书

在“美术馆商店”(ARTsMALL)的空间,这些诗集是可以出售的,而且诗人们还把签售放在了美术馆中,以年近90的叙利亚著名诗人阿多尼斯为例,他把其诗集《桂花》中文版的首发式放在了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当时有近千名诗歌爱好者从全国各地赶来,如同朝圣般拿着诗集,排队等待诗人签名。所以就销售而言,公教项目“ 诗歌来到美术馆”也为诗集在美术馆商店发售提供了土壤。此外, 由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联合主办的国际艺术评论奖(IAAC)的出版物在美术馆商店较受欢迎,因为对投稿者而言,其文字收录在出版物中是对其的肯定,也对其未来职称评定有所帮助;对更多艺术爱好者而言,能过通过这本读物了解当年国内外最新的艺术思潮;就美术馆而言,也是历史的记录。

文创不是生意,是把展览记忆留存在生活之中

虽然PSA和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一家公立、一家民营,但均重视展览书籍的出版,也均提到了文创和生活美学,PSA的“电铺”除了自主研发外,也与一些知名品牌和艺术家推出联名款作为展览衍生品,这相对更加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和个性化的品味,比如在 “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的展览衍生品中,就有“MOLESKINE×丁乙” 的合作,丁乙并不只以作品授权的方式于MOLESKINE合作,而且参与到笔记本的设计之中。在“畀自:当代香水设计师展”中,PSA与调香师合作,推出一款上海限定款香水;还有一些展览延伸出的服装设计来自设计师、艺术家张达创立的品牌“没边”。

PSA文创“MOLESKINE×丁乙”笔记本(“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展)

PSA“畀自:当代香水设计师展”推出的限定版香水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则主打自主文创产品的开发,将艺术家文创产品的授权写入展览合同中,从2014年池田亮司的作品开发羊毛围巾开始,每个展览艺术家都免费提供2至4个文创授权,以正在进行的芬兰艺术家组合“随物生心”展为例,其中一款文创丝巾就的图像取材于艺术家的作品《线条与圆》,作品的初衷是想用简单的线条相叠加而产生视觉差。产品设计制作也以再现艺术作品的视觉效果、并升华生活品味为目的,而且所用材质和制作工厂与某丝巾大牌一致,但价格只有大牌的零头。

展览现场的作品《线与圈》(绘画,120x120cmx5,2009)

由《线与圈》推出的丝巾

上海本土文化和老艺术家,在民生美术馆的商店也有一席之地。民生美术馆与艺术家合作将贺友直生前本人授权的文创产品放在美术馆商店销售,也就是说想要买贺友直本人授权的文创衍生品,只在民生,此外,目前民生美术馆团队还与已故油画名家周碧初家属沟通授权,将周碧初的一件黄山油画开发文创产品。

民生美术馆商店中陈列的贺友直有关文创

对于艺术作品衍生的文创产品,澎湃新闻记者也感受到大约十年前去英国、美国或日本的博物馆或美术馆参观,最后总会在衍生品商店流连,而如今明显感到除了日本的文创小玩意依旧能扣人心弦外,一些欧美大馆反倒兜了一圈两手空空。究其原因,日本的艺术延伸品在潮流、设计和系统上下足了功夫,或许不一定和展览衔接紧密,但是纳入艺术家的创作系统中,这在草间弥生、村上隆等艺术家与作品相关的玩偶、手办上尤其明显,而且不仅做工好,用心巧,还有一定的艺术价值。但是英国、法国的美术馆商店的衍生品反而多停留在马克杯、胶带纸、环保袋的层面。而在国内的美术馆主要开发展览衍生品,针对单个艺术家做系列得不多,而开发单个艺术家的文创或与艺术家本人或签约画廊的关系更大。民生美术馆经营贺友直、周碧初的文创衍生品,也是从上海艺术文脉出发,留下更多关于上海老艺术家的记忆。

PSA“M/M上海制造”推出的文创

美术馆作为非营利性机构,无论是公立和民营多少都存在资金缺口,而美术馆商店留存展览记忆外,也成为美术馆自身造血机制的一环。美术馆商店的收益,作为美术馆社会资产的积累用于公益推广,同时回馈场馆和当代艺术本身。

PSA第12届上海双年展出版物系列文创

回忆2020年已经过去的9个月,全球美术馆因为疫情的发生,几乎都经历了暂时闭馆、线上展览模式、经费匮乏,在重新开放后,美术馆面临当国际飞行未完全通畅、“大片式”展览减少、美术馆如何更好服务本土观众等一系列新的议题。此时,当公众戴着口罩重新回到美术馆,看到了除展览之外,美术馆衍生品商店、阅读区域、咖啡店等微小之处,点点滴滴在细节之处融入公众的生活。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衍生品商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