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东山再起,84岁身家过亿,太关注小事,难怪你一事无成

有伴青年 阅读:60804 2020-10-14 12:05:17

关注有伴青年,成长路上多个伴

这是伴哥的第7期分享

“烟草大王”褚时健用15年将红塔山打造成名牌香烟,将玉溪卷烟厂从濒临倒闭带到亚洲第一、世界第四;

71岁入狱,74岁再次创业,84岁东山再起,成为“中国橙王”,柳传志、王石等大佬都视他为榜样。

今天伴哥和大家分享一代传奇褚时健的故事,相信对你会有启发。

褚时健:我只管大事,只想赢,不想输

1979年,褚时健被调到玉溪卷烟厂任厂长。当时这个老厂生产力低下,连年亏损,濒死倒闭。

打蛇打七寸,他一上来就改造生产线。厂里没有钱,他把全厂所有的资产抵押出去,拿到2000万美元的贷款,从国外引进一套世界先进的设备。

大家对此议论纷纷,认为他太冒险,为了拯救烟厂,他豁出去了。

因为工资只有同类工厂的一半,工人都很消极。

降低工人换班频率,率先在内部实行“包干制”,工资收入与产量、质量挂钩。

那是吃大锅饭的年代,褚时健的改革动了一些人的利益,有人给全国总工会、云南省委写告状信。

褚时健知道短期内一定会有人不满,长期来看,改革对企业和员工都有益。个人得失先放一边,把企业发展起来再说。

随着企业效益的提升,褚时健分利于员工,竭力提高员工待遇,不满的声音逐渐减少,工人开始抢着干活。

褚时健与工人一起研究设备操作

设备更新了,人也有动力了,可是与国外名牌香烟相比,还是缺乏竞争力。

问题出在原材料上,烟叶不够香,抽起来劲道不足。

经过多次考察,请教烟草专家,改变中国烟叶的质量,要解决两大难题:一是缺乏资金,改造烟田需要改造水源,还需要很昂贵的化肥;二是科技不过关。

县里经济也困难,没有财政拨款。

褚时健提出由玉溪卷烟厂提供资金,购买化肥,引进优质品种,替农民修水库,从源头帮烟农种出好烟。但有一个条件,所有烟叶必须出售给玉溪卷烟厂。

这就是后来被广为推崇的“烟田是企业生产的第一车间”。

在卷烟厂的帮助下,烟叶质量大幅提升,达到国外先进水平。

这一做法在当时备受争议,在1983年颁布的《烟草管理条例》中,收购和推广种植是烟草公司的职责,不允许烟厂介入。

在国家烟草总局的会议上,有领导当场斥责这种做法“放肆”。

而烟厂助力种植优质烟叶,县域经济是受益者,当地政府并不反对褚时健。

沪西县几年下来,得到玉溪卷烟厂的扶持资金近2亿,不少县城都一跃成为经济强县。

后来云南省长专程到现场考察,对褚时健的做法很支持,第一车间终于保了下来。

把第一车间搬到烟田,可谓前无古人,当时也只有褚时健敢这样推陈出新。

虽然烟草公司和烟厂都掌握在手中,但他只掌握了制造渠道,销售渠道还在烟草专卖局手里。

褚时健合并了前者,也想合并后者,因为三者合一才能实现效益最大化。

三个环节有机协调,统一指挥,整个生产链才能盘活。

这一设想摆脱了传统的环节控制,对计划经济体制冲击很大,争论不绝于耳,改革的阻力可想而知。

褚时健据理力争,最后省领导勉强说可以试试。褚时健成为三合一体制的第一人。

前后贯通之后,“金娃娃”被放了出来,红塔山品牌在三合一体制下开始腾飞。不久后,全国开始推行这套管理体制。

褚时健步步推进,1988年,红塔山、红梅、阿诗玛成为全国畅销名烟,红塔山一度占高档烟市场的80%。

1990年,玉溪卷烟厂成为中国纳税大户,云南省财政收入70%来自烟草行业,而玉溪卷烟厂又独占70%,足足撑起云南财政半壁江山。

在褚时健的带领下,90年代的红塔集团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烟草企业。17年里,玉溪卷烟厂实现纳税991亿元。

一大批人,因为烟草生意发家致富。

褚时健有一种本事,总能把一手烂牌,打得风生水起。

60年代接手亏损的糖厂,创下连续15年利润爆发式增长的记录;

到上面提到的玉溪卷烟厂,再到后来种植“褚橙”,都是如此。

成就如此快速巨大,他有何心法?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做事的习惯是,凡是经我的手做的事情,我只管大事。那些大事决定了我干这行能不能成功,其他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玉溪卷烟厂成功,成为全国最好。

他认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朝着目标,一往无前。从事上来看,他挑战常规,出手果断,免不了受人批评和议论。

在他眼里,那些议论与自己的核心目标无关,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他只关注大事,大事成了,小事管它呢。

大小事的界限在哪里,多大才算大事?

事情的大小不在事情本身,而在对你的核心目标的影响。

褚时健74岁二次创业,在山上种橙子,有一个细节,我印象深刻。

为了挑好肥料,他蹲在养鸡场的地上,那些臭得年轻人都不敢碰的鸡粪,他抓在手里捻一捻,看看水分多少、掺了多少锯末,他年老眼睛不好,几乎把鸡粪凑在脸上。

他在山上的房间里,堆了一大摞种植橘子的书,书里密密麻麻都是批注和笔记。

他对果农种植的株距、日照、施肥、土壤、水等都有十分详细具体的要求,不按要求做,就扣工资。

10年之后,褚橙销售一空,褚时健东山再起,成为“中国橙王”,王石、柳传志都登门请教。

鸡粪、书本、株距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但是与褚老的核心目标有关,就是他的大事。

舍得难舍的,获得应得的

有朋友会说:“我也想只做大事,但是很多琐碎的小事来烦我,怎么办?”

答案很简单,一个字:舍。

舍不得小事,就没时间办大事。

多数人很擅长占小便宜,网上商品打折,不管自己需要多少,买到就是赚到;同样的东西,自己买的比别人便宜,心里开始沾沾自喜。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因为太贪小便宜,反而被人占了大便宜。

我们经常因为别人的一句话、甚至一个表情琢磨半天,任正非说面子是给狗吃的,他的核心目标是让华为活下来;褚时健舍下个人得失,一心把卷烟厂做到全国最大。

有趣的是,舍得面子的人,最后都赢得大面子。

舍不得面子,放不下的人,一生都没什么面子。

人很贪心,什么都想得到,总想成为别人眼中完美的自己。

而大脑是有带宽的,带宽还很有限。当你的带宽都是些小事,那么真正对你起关键作用的大事就无处容身了。

二八法则说,我们应该集中80%的精力去做20%的关键事情。现实是,大多数人都把精力分散了,只剩不到20%的精力应对关键任务。

不是不想努力,而是早已被各种情绪、杂事掏空了自己。

有一本书很火,叫《断舍离》。断舍离不仅可以用在空间管理,扔掉多余的杂物,多一点自由空间,减少拥挤无力感;

还可以用在关系管理,把一些人请出我们的生命,减少无用社交;

时间管理,舍离与我们梦想无关的琐事,把时间留给值得珍惜的朋友。

再多强颜欢笑的聚会也无法治愈内心,再努力的无效劳动也不会有结果。

很多时候,少即是多,缺也是圆。

把时间留给自己,去做自己爱做和想做的事。

所谓活在当下,就是稳住生活重心,提升个人专注度。

聚焦关键少数,减轻心灵负担。

舍掉不必要社交,不要试图让所有人都满意,不可能也没必要。

舍下一些过去,念念不忘只会徒增烦恼,耿耿于怀伤的还是自己。

舍下一些人,不要对每段关系都紧抓不放,有些人,真的不值得。

把时间留给你真正爱的人、想成的事。

最后,我很喜欢的一句话,送给你

你若想得到这世界最好的东西,先得让世界看到最好的你。

- End -

图片来自网络

我是伴哥,一个爱写干货、伴你成长的青年。关注“有伴青年”,成长路上多个伴。讲述大佬故事,分享牛人思维,专注个人成长。

在评论区,聊聊你的感受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